《了凡四训》与企业战略随想

作者:吴元龙          发布于:2015-7-15 14:33:27          点击量:

      前面,我分别以《八条路径》、《六重境界》、《七种武器》,介绍了儒释道的基本要义,有人可能会问:滚滚红尘中,有没有一个人,兼蓄并包,融会贯通,兼具三种文化,并且留下著作?有,这个人就是浙江嘉善人袁了凡,他的作品叫《了凡四训》。

      嘉善,就是嘉奖善人善举之意,是否与袁了凡有关,尚无直接证据,但嘉善有了袁了凡,则更具善地之韵味。

      袁了凡,好名字,了凡了凡,了凡入圣。了凡者,与红尘渐远,入圣者,已看破放下。突然想起另一个浙江人吴均《与朱元思书》中的一句话:自富阳至桐庐,一百许里,奇山异水,天下独绝。虽是写景,其实也是写人,写世间众人追求的精彩人生,这可算人生的第一境界。经过了****的灿烂,****的喧嚣,种种般般,归于平静,这便是了凡。《与朱元思书》中的另一句则更为有名:鸢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,经纶世务者,窥谷忘反。开始追求心灵的宁静,是第二境界,渐入佳境,慢慢入圣。

      袁了凡的非凡,自然不是因为他的名字,是因为他教育儿子的四篇训文:《立命之本》、《改过之法》、《积善之方》、《谦德之效》,被后人编辑成《了凡四训》,成为世人改造命运、改过积善、正能量处世的经典之作,曾国藩对此书推崇备至,曾家子弟皆奉为圭臬。

一、立命之本

      佛家讲因缘,道家讲天意,儒家讲顺生,最后形成一股合力: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。了凡的不同凡响,在于他能在他那个时代,在封建的明朝中期,就明确提出“立命之本”---祸福自求、至诚合天,发出“我命在我不在天”的宣言。这是多么大的智慧和魄力,尤其是他精通儒释道,精熟堪舆之术,还能拥有革命家的情怀,难能可贵。当然,他与革命家不同,革命家革别人的命,他革自己的命,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深刻改造修炼,相由心生,命由心造,最后完成自己的命运改造。

      人如此,企业也如此。你可以做禅式管理,你可以定位做最幸福最和谐企业,你可以学刘备坚守仁义,视百姓为生命,不离不弃,但你一定不能忽略企业立命之本的思考,不能中止改造企业提升战略的行动。这个战略,就是不断发掘新的利基市场,以规避旧市场的萎缩及大集团的蚕食。当然,你若是江湖的统治者,那倒不用着急。

1.高举文化的旗帜

      品牌,是这面旗帜的标识,是企业产品形象、服务素质、文化基因的综合体现,任何时候,都要树立并强化品牌意识,让每一位员工,视品牌为企业的生命线。刘备武功非一流,韬略非顶配,但刘皇叔汉家正统的旗帜举得最高,仁者之风,也通过亲民路线而广为传颂,这才有了千里走单骑云长护兄嫂,匹马闯曹营子龙救阿斗,才有了徐庶走马荐诸葛,数顾隆中定三分。刘氏集团的精彩演绎,皆因品牌路线推行得到位。

2.尝试联姻的道路

      中国第一位女诗人许穆夫人,是卫国卫懿公的妹妹,经常忧心国家安危,春秋争霸,诸侯环列,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当许、齐两国派使者前来求亲时,她以战略家的眼光,毅然选择嫁给齐桓公,无奈父母和哥哥目光短浅,为许穆公的重礼所动,被逼远嫁许国,做了许穆夫人。公元前660年,北狄侵卫,占领卫国,许穆夫人说服不了怕事的老公,只好带领自己的侍从前去救援,并写下那首著名的诗--《载驰》。这件事感动了齐桓公,最后英雄救美,成功复国。许穆夫人的联姻,无疑是失败的,齐桓公没有吃到葡萄,心里也是酸涩的,但由于她的独特视野和胆识,让齐桓公憾在心里,也甜在心里,并引为知己,伊人有难,决然出手。可见,得大哥欣赏,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     合纵连横,是联姻的变化,运用得当,进可以独霸天下,退可以抗拒强敌。感恩节,是另一种联盟,成功把英美绑定。当然,运用最多的,还是真联姻,昭君出塞,文成入藏,蒋介石娶了宋美龄。

      企业的联姻,也有很多方式,战略合作、互相参股、强强互补、联合竞标等等,都是互惠互利的策略。

3.关注资本的趋势

      设计公司,是资本市场比较沉默的一个板块,多年来,一直很少有公司申请上市,主要是没有融资需求,或者融资以后的投资渠道,缺少弹性。但去年开始,这个板块,突然异动,上海华东院,借壳棱光实业(600629)上市,江苏的园区设计(603017)、设计股份(603018)登陆沪市,陆道股份(430475)、联动设计(430266)、天友设计(430183)冲刺新三板,大概是受了万众创业的刺激。相信后续还会有更多设计公司,迈入上市行列,这对现有的市场架构,会带来不小的震动,兼并重组,开设分公司,在所难免。

      作为湖北的主流设计商,我们一定要关注这些变化,看到未来诸侯争霸的趋势,在做强实体的同时,洞悉资本市场的诸般兵法。

      主板,是资本市场的进士;新三板,上海战略新兴板,这是资本市场的举人;区域性股权托管交易中心,又叫四板,是资本市场的秀才。这些是自己发行股票的层次,被上市公司并购,吸收上市,是间接上市,也是一种可取的思路。

      第二个层次是投资别人的股权,也就是俗称的VC\PE,享受他人上市的溢价,然后退出,在国家经济转型鼓励创业的当下,应该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     最后一个层次就是投资二级市场,俗称炒股打新。去年开始,市场开始升温,政府发动改革牛、派发改革红利的思路,非常明确,只要这种逻辑存在,牛市的逻辑就存在,而随着新股发行的提速,专打新股,也是一种不错的理财方法。

     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后面两个层次,需要专业人才投资和打理。

      当然,在我看来,制定明确的企业长期发展计划,应高于企业上市计划。一方面,企业长期的发展计划是作为企业参与市场长期竞争的“作业指导书”,是一个标准体系,是企业战略,而上市计划则是作业指导书中用于企业外部融资的工具选择。

4.嫁接互联网思维

      中国政府正在全力推进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,并以互联网+为切入点。互联网+的重点,是促进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,与现代制造业、服务业的融合创新,发展壮大新兴产业,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,促进国民经济提质增效、提档升级。这意味着各行各业将与互联网深度融合,现有的行业边界、劳动关系、社会关系,将面临深刻调整,新旧模式的对话与碰撞,将持续升温。

      出租车与滴滴专车对掐,就是最明显的例子,从出租车罢工到打砸滴滴专车服务中心,再到滴滴专车抗议,演绎的就是一场传统行业与互联网+的融合阵痛,不适应引发的矛盾,同时也考验着政府对市场准入和创新支持的取舍智慧。

      设计行业,也有山雨欲来的迹象。

      房地产市场的大佬们,本来各自为战,现在慢慢走向联合,连万科与万达,都开始牵手了,联合拿地,各展所长,深度合作,各取所需,这对设计市场,将产生深远影响。

      在资金支持方面,也开始新的金融创新模式,从传统的小贷、银贷、房地产基金,到P2P,再到伞形信托,直至众筹。尤其是众筹,对设计市场的影响,不可小觑,众筹的目的,就是提前锁定成本,解决融资难题,对设计的要求,将简约化、网络化、扁平化,换句话说,设计费将大幅下降。

      至于UBER要推出设计服务平台,签约全球不同级别的设计师,从线上到线下全面服务,这个冲击,更为直接。效果如何,不得而知,但一定对现有的以设计公司为主体的设计市场,产生深远的影响。会不会成为出租车市场的另一个滴滴专车,拭目以待,慎重对待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由于互联网+具有借助移动互联、速度快、开放度高、模式创新等特点,冲击市场快准狠,因此,我们在实际工作中,务必要树立互联网思维,而不仅仅是去+互联网,要观察研究设计市场与互联网的融合趋势,顺势而动,而不是盲目跟风。要坚持自己的优势,优化自己的服务,提升自己的专业。出租车如果不是躺在市场准入上睡大觉,能优质服务,凭借价格优势、道路优势,又何必恐惧滴滴专车?

二、改过之法

      《了凡四训》告诉我们,一个人如果没有羞耻心、敬畏心、勇毅心,是很容易犯错的,要从根本上戒绝过错,必须发耻心、发畏心、发勇心。儒家也讲:好学近乎智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。两种说法,互为融通。

      羞耻心,是做人的底线,是人与人相处最基本的礼仪规范,也是个人成长发展的动力,正能量的同胞兄弟。可惜,如今的中国,大家什么都敢做,没有底线,很多人在指责别人的同时,自己又心安理得干着缺德的事。两件小事,让我很震惊:我家附近有一家食品连锁店,售卖一种盒装凉拌牛肉,刀工好,调料正,我经常买。有一次买了后没时间吃,在冰箱里放了几天,就改做回锅牛肉了,炒后一看,全成了糊疙瘩,没有一片牛肉。第二件事,有一次,我带一箱白酒去一家有档次的酒店吃饭,服务员很热情的上来开酒,观察发现与我们的开法不同,居然将酒盒反过来,从底部拆开,问她何以这样开,说是习惯,经再三探问,才知道这种手法,可以保持包装完好,便于高价出售。买去干啥?用脚想一想都能知道。

      敬畏心,就是要敬畏生命,敬畏自然,敬畏法律。生命既包括他人,也包括自己,甚至包括大千世界一切有情众生。道家名作《太上感应篇》里,就劝导我们不要杀龟打蛇,因为龟代表长寿,蛇如星座,与人对应,且蛇是龙的化身,人文初祖伏羲氏、女娲,都是人首蛇身,与其说我们是龙的传人,还不如说是蛇的传人。

      自然界是我们生存的载体,必须善待,惟有善待,才能互结善缘,和谐共融。可惜的是,我们已经污染了超过六成的地下水、20%的耕地,打开了雾霾的潘多拉魔盒,幸亏我们还没有能力去进犯太阳,否则生存的四大要素---阳光、空气、水、土地,将无一幸免。

      法律,是一条冷冰冰的铁链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带着****的力量,敬畏的人,倒是不少。

      对企业而言,产品和服务比别人差,就该发耻心,面对市场和客户,要有敬畏心,尤其要保证产品的安全性、功效性。沈阳万达广场一把大火,烧死了35个人,就是因为施工方一味赶进度,设计方无原则配合变更所致,根本原因还是相关诸方对生命对法律对自然不够敬畏。

      如何改正?《了凡四训》提示我们有三条途径:从事上改、从理上改、从心上改。

      楼梯画错了,把它改过来,这是就事论事,从事上改;出错多了,慢慢找到了原因,发现了规律,这是循理而变,从理上改;明了事理,还经常错,那就是心有问题,或不够严谨,或不够认真,或没有正确的工作观、世界观,过由心造,亦由心改,直断其根,胜伐枝叶,这是从心上改。

      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日日改过,循步可进。

      企业也如此,过有千端,惟心所造,小错犹可,大错莫犯。一个企业犯大错,那是致命的。企业的致命过错,依我愚见有三:不善用人、不善积财、不善养物。

1.不善用人

      无大将可用,是发展的最大瓶颈;以下才为大将,鸠占鹊巢,也行之不远;有大将而不能用,则是衰败之兆。一个企业,一定要有合理的人才结构,有运筹帷幄之俊才,有决胜千里之逸才,有不绝粮道之干才,从而使企业在战略层面、执行层面、保障层面,都有得心应手的人才队伍、人才梯队。三者缺一,势难均衡。

2.不善积财

      财,主要指企业利润。不善于创造利润,不善于分配利润,亲疏有别,奖惩不明,薪酬不当,都会使企业的现金流陷入尴尬,积极性发生动摇。

企业的第一要务,便是创造利润,这是绕不开去的话题,绝非庸俗之论,以人为本是对的,但没有企业的发展创新盈利,任何共产主义理想,只能是空想。因此,在战略上,我们要重视人才,在战术上,我们要重视利润。一个没有利润的企业,只配去做国企。

      合理分配,同样重要。利润全分,不作提留,不利后续发展;完全不分,一毛不拔,不利激励员工。这里面就有一个中庸之道,不偏不倚,是为中庸,既要使员工的薪酬,有比较优势,又要为发展备足余粮。像我们两位老板,多年不给自己分红,只为购置大楼改善大家的办公条件,年底还让大家有可观的奖金,实在少见,这是作为员工莫大的幸事。

3.不善养物

      主要指不能有效利用工作环境,不能科学组织生产资料。设计企业一般属于轻资产公司,靠智力提供产品和服务,所以养物这一条的重要性,没有工厂那么明显,但依然不能忽视。

      采购的甄选和组织,物业的使用和管理,食堂的安全和卫生,务必体现人文、节约、合理的原则,保障程序和动线流畅无碍。

      人财物,是管理的三大要素,与之相对应的,就是决策、执行、保障三大企业战略。

三、积善之方

      善有真假、端曲、阴阳、是非、偏正、大小、难易之分,皆须细辨。凡欲积善,决不可为了口耳鼻舌之惠,当从心源隐微处,默默洗涤。

       有益于人是真,有益于己是假;纯是济世之心为端,多有显摆之意为曲;好诘责他人为阴,多反躬自省为阳;布施无求为是,欲取先予为非;刻意为善为偏,善从心出为正;为国为民为大,为亲为友为小;长期从善为难,一时兴起为易。

      积善须立志,人之有志,如树之有根,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发勇毅心,因为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,一有懈怠,便中途而废,重回俗道,甚至坠入恶道。

      袁了凡的做法是,画九宫格,将自己每天的善过,用增损的法则,记录填写,小过小善抵,大过大善抵,计算一年的净善,做满一千件为合格。打个比方,你今天洗澡,没有在浴池里放隔离罩,致使杂物、头发随流水进入排水管道,埋下堵塞隐患,为小过一件;使用健身器械损坏了,不向公司报告,为中过一件;违反设计要求,留下法律隐患,或超速行驶酒后开车,留下安全隐患,为大过一件,必须用更大的善举来回向。

      举头三尺,决有神明,趋吉避凶,断然由我。善恶如何划分?国有国法,行有行规,家有家理,法律、核心价值观、基本礼仪规范、员工手册,都是善恶分界线,非常容易辨别。

      有一副著名的对联:百行孝为先,论心不论事,论事世间无孝子;万恶**为首,论事不论心,论心天下少完人。告诉我们,在辨别善恶的时候,要根据不同环境、不同阶段,而有所区别。

      企业,从字义上讲,就是希望有事业,公司,就是为大家做事,连起来,就是想把企业办好,必须心怀天下、心系客户,业精于勤,业工于专,我想,这就是每个企业的大善。

      佛门有一则公案。达摩初见梁武帝,梁武帝问他:我在江南建了四百八十座寺庙,接济几十万僧人,刊印无数佛经送给修行者,我的功劳大不大?达摩说:并无功德。梁武帝一下子没了兴致,达摩看话不投机,第二天便一苇渡江,建他的少林寺去了。为什么梁武帝做了那么多振兴佛教的事,却没有功德呢?因为出发点不对。做好事,不是为了博名声、博感动、博功劳,而是清净自性,发自内心,慈悲为怀,普渡众生,有功不居功,为善不说善,雨润万物,万物自知,勃然而发,功德自成,何必要对万物说,是我洒了雨露。

这才是企业善行之极致:回馈社会,尽责甲方,爱护员工,不求回报。

四、谦德之效

       谦,谦和、谦虚、谦恭之意,是礼、让、敬的体现,也代表虚冲。谦的最高境界如水,随器物变其形,但不失其质;如天空,虽不着一物,但大肚能容,最高的山,刺不穿它的边际,最大的建筑,也跨不过它的纵深。

       德,就是顺应自然、社会、人类的客观需要做事,是顺道、顺生、顺势,道为体,德为用,河床为道,顺流为德,理论自信为道,道路自信为德,德就是道的载体。鲧治水,水无德,但鲧用堵的方法,也是无德。儿子大禹,以疏为主,以堵为辅,将水导入更大的水系,成功收服水的狂野,便是有德。

      改过积善,谦德自来。谦德之效如何?精神愉悦,事业通达,父慈子孝,朋友遍布。

       谦德最忌讳二点:自大、自卑。说白一点,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,太不把自己当回事。自大者,德会转身离去。日本狂妄的叫嚣要征服东南亚,以自己的思想、经验、技术,改造邻居,帮助小兄弟,建立大东亚共荣圈,共建王道乐土,最后成了战争狂人,历史罪人,也给自己的国民带来深重的灾难,这就是自大的下场。平时,我们也经常看到自大的人,马路飙车,随意加塞,“我爸是李刚”,“干爹是会长”,“弄死你像捏死一只蚂蚁”,“信不信,我马上让你****服走人”,我不清楚他们的自信,来自何处,但我清楚,他们最后一定会麻烦缠身。

      自卑,是另一个极端,也与谦德无缘。不自信,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议论,患得患失,遇事左顾右盼,推三阻四,不拿主意,不做决断,往往错失良机。这一类人,易得自闭症、抑郁症,甚至精神障碍。遗憾的是,目前这一类人的百分比,已到了两位数。自卑的坏处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梁山伯不表白,痛失祝英台,王廷钧不坚决,葬送了孩子妈---秋瑾,技术员不自信,画不好图纸,业务员不自信,怎会有客户?

      企业的谦德,自然更重要,因为涉及企业的前途和所有员工的切身利益。南德集团董事长牟其中,拥有非凡的商业头脑,一度成为中国首富,但为人张扬,爱玩政治,满屋子挂的都是与领导的合影,最后竟然突发奇想,提出要为一位伟人做寿,这是对体制的突破,结果可想而知。想那胡雪岩,官居高位,政商通行,不比你更牛?还不是身陷囹圄,惨死狱中,只因与****混得太深。混得更深的,当数邓通,汉文帝给他铜山,给他制币权,成为中国最有钱的平民,现在还有人把他的名字,当成钱的代名词---邓通钱,但最后饿死了,还是因为不懂谦德之效,不懂范蠡三散其财的奥秘。一介平民,富可敌国,你守得住吗?有必要吗?

      所以,企业家要懂政治,但不能玩政治,玩政治等于玩火。要知道谦冲的好处,秉持谦虚的品德。

      谦德,也是最好的统一战线。谦谦君子,卑以自牧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毛主席的统一战线,主要是靠周恩来这位谦谦君子建立起来的。企业也一样,要用谦德,来争取最广大的客户,不卑不亢,气度高雅,彬彬有礼,坦诚相见,而不能用“跳楼大甩卖”、“有我中国强”之类的广告俗套。


      介绍了袁了凡训诫儿子的四篇文章,结合公司的现状和发展规划,还想谈一下正华当下最需要什么,来作为结束语。这句话叫:国乱思良将。

 政治家大多认为现在是中华盛世,正伟大复兴。但静下心来仔细一想,我们离这个目标还颇有距离。反腐力度之强,世所罕见,振聋发聩,从侧面说明,尚在乱世,乱世用重典嘛!至于官民感情、人文信仰、自然环境,基本已无话可说。

      经济,危机与商机并存,下行与转型同行,通缩与贬值牵手,一个字:头疼。二个字:乱。

      我们正处在一个军阀混战、战火纷飞的经济时代。

      一方面,新技术、新模式,不断涌现,稍不留神,就会掉队。才搞明白战略新兴产业,3D打印、工业4.0又来了,互联网+更是快鞭催马跑,刀刀催人老,大有朝辞白帝、暮到江陵的感觉。

      另一方面,设计行业,变量增加,同样处在变革行列。地方发债大搞基建已多年,住宅市场已疯涨十多年,还会牛下去吗?市场中,已有一些人,正借助资本的力量,跑马圈地,做强做大;有些人,傍大款大腕,想保住市场份额;有些人内联外引,走国际T台;有些人目光闪烁,正寻找买主。。。。。。一句话,市场正处在大洗牌的前夜。

      家贫思贤妻,国乱思良将。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、经济走向、行业格局,我们尤其需要真的良将、真的猛士,纵横捭阖,指挥若定。

      这样的人,不应该是儒释道中人。

      儒祖孔子,带领弟子,游说列国,不被接纳,差点厄于陈蔡之间,活活饿死,因为大家都在抢地盘,一介儒生,空谈误国。

       佛祖释迦牟尼,太子出身,虽悟彻宇宙根本,通天彻地,也难保家国不破,城池不失。

      道祖老子,顶级知识分子,说文解字,管理典册,朝堂国事,没人垂询,郁郁寡欢,不受重用,干脆西出函谷关,修道去了。

      由此可知,就算儒释道的功夫,练到三大掌门的火候,也是无法仗剑江湖、开疆拓土的,因为性格。这种荣辱不惊、宁静澹泊的性格,不适合江湖,只适合赋诗作画,空谷操琴。

      江湖,需要兵家、法家、纵横家。

      孙子,脚虽跛了,但兵法了得,助吴王阖闾,西破强楚,北威齐晋,重挫魏国,名列春秋五霸。

      商鞅,徙木立信,依法治国,奖功罚罪,不留情面,使赳赳老秦,披坚执锐,所向披靡。

      苏秦、张仪,以三寸不烂之舌,合纵连横,穿梭于六国、强秦之间,进退有度,功盖千秋。

      这就是差别。

      非常时期,得有非常之才,决不可任用迂儒来决策大事。像笔者,志在山谷,情系释道,才若萤火,何堪大任。两位老总,务请明鉴,当放出眼光,面向天下,牵马虚左,延揽真才!


上一篇: 结构施工配合各环节要点

下一篇: 没有了!

返回列表
◎ 2003 Wuhan Zhenghua Architectural Design CO.,LTD
备案号:鄂ICP备09021672号